香港马会王中王63307

首页要闻正文

王中王金算盘

作者:胡金华 郑颗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5-10 20:04:44

摘要:“仅卷入其中的地产私募股权基金投资者就超过一千人。他们总部人去楼空、办公电话为空号、实控人和高管均联系不上,只是委派上海城开律师事务所来对接投资者。4月23日上午,我们近80名永柏资本的地产基金投资人前往上海证监局递交了反映情况的材料,现已将其提交给了上海经侦总队。”

办公室人去楼空 永柏资本玩“躲猫猫”

记者来到通告中的五牛控股大厦21楼,整个楼层除了一家名为“上海悦达智行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公司外,其他办公室均大门紧锁

华夏时报(www.jfjzcl.com)记者 胡金华 见习记者 郑颗粒 上海报道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当旗下发行数十亿的投资产品出现无法兑付时,作为发行募集方的私募机构竟“失联”跑路,这一幕私募界的奇葩情形正在上海上演。

4月30日,据媒体报道,上海知名的私募机构永柏资本正陷入高达66亿产品兑付危机,其办公场所被勒令关停。从2018年8月开始,永柏资本旗下产品陆续出现不能赎回的情况,涉及地产私募股权基金、票据、美元债权等。截至目前,累计未兑付金额接近66亿元,其中包括31亿元的地产类私募股权基金、20亿元的其他股权类产品、12亿元的票据和2.7亿元的美元债权。

“仅卷入其中的地产私募股权基金投资者就超过一千人。他们总部人去楼空、办公电话为空号、实控人和高管均联系不上,只是委派上海城开律师事务所来对接投资者。4月23日上午,我们近80名永柏资本的地产基金投资人前往上海证监局递交了反映情况的材料,现已将其提交给了上海经侦总队。”5月8日,上海一名永柏的投资人张勇(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投资永柏发行的产品金额达500万元。

如今,深陷兑付危机的永柏资本与投资者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人去楼空只留公告

投资人与永柏资本开始了一个躲避、一个追逐的戏码。

5月6日,《华夏时报》记者打开永柏资本官网,其只显示一则曾经发布的通告,称公司在上海市企业天地大厦的租约于2019年3月15日到期,新职场已搬迁至上海市静安区江场路五牛控股大厦2103A室,并附上了详细的电话、传真等信息。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通告中的五牛控股大厦21楼,整个楼层除了一家名为“上海悦达智行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公司外,其他办公室均大门紧锁,有几间办公室甚至在玻璃里边蒙上了一层深灰色的塑料,让人看不清楚里边的摆设,显得颇为神秘。

“最近总有人来这个楼层找一个叫永柏资本的公司,虽然我们曾经在同一楼层为邻居,但我也搞不清这家公司是什么时候搬过来又是什么时候搬走的。”该楼同层相邻办公室一位前台对本报记者称。

记者随即拨通永柏资本官网上公布的电话,被告知为空号。不过蹊跷的是,就在5月7日,永柏资本又在官网首页发出了另外一则公告,称此前媒体报道公司失联跑路为不实消息。

屏幕快照 2019-05-10 下午1.32.34.png

“不跑路没失联,为什么现在投资人完全无法找到这家公司,仿佛凭空消失一般,也没有公司管理层与投资人对话,这算是什么情况?”5月9日,上海另外一名投资人梁丽(化名)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据天眼查显示,永柏资本于2014年成立于上海,是一家专注于金融创新和产业投资的综合性金融投资集团,系由香港国际股权投资基金PGA中国区团队管理,公司在内地、香港和亚洲主要地区管理投资超过数百亿。而PGA在全球私募股权基金业都可谓大名鼎鼎,其母公司Penta集团正是索罗斯旧部、也是索罗斯的第二大得意门生John Zwaanstra组建。

“永柏资本背景雄厚,其早期合伙人大咖云集,严谨、黄岩、钱旭东、梁宝桐、马骏、蔡国龙、孙安妮等,还有一众海外投资大佬,基本都是混迹PE圈多年的高手。而且永柏资本也投资了包括摩拜单车、大众点评、药明康德、优客工场、平安好医生等优质项目,永柏资本官网所列的项目投资企业多达45家。这些都是吸引我们认购他们产品的原因。但谁能相信一夜之间就傻眼了。”梁丽表示。

然而《华夏时报》调查了解到,永柏资本数十亿项目出现兑付危机早有端倪。今年1月,永柏资本旗下多家子公司在中国司法网上出现司法协助信息,均与永柏资本资产冻结有关。其持有的贝投(上海)资产管理公司1亿元股权、上海永亭投资管理公司2亿元股权、上海永柏联投7000万元股权均被司法冻结;今年3月末,在上海静安区五牛控股大厦2103A室还张贴出告示,永柏资本称接到监管部门通知,暂时不能营业,待资产处置小组、集团与监管部门协调好后,将会于本周恢复营业。

如今好几个“本周”过去了,永柏资本依然没有出现。

第三方代销公司亦消失

10日,《华夏时报》记者调查了解到,随同永柏资本一同消失的,是其旗下子公司——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红歆财富(下称“红歆财富”),该公司是永柏资本产品向外推广和销售的主要渠道,虽然其没有基金代销牌照。

天眼查资料显示,红歆财富是上海红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推出的财富管理品牌。红歆财富的股东主要有三个,分别是永柏(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占比20%;上海攀腾投资,占比30%;红歆控股(上海)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占比50%。红歆财富的CEO、总裁为钱旭东,同时也是永柏资本的合伙人。

与永柏资本一样,红歆财富也于2014年成立于上海。成立后颇为高调地在全国范围内大举扩张,分支机构遍布全国,杭州、厦门、大连、杭州、西安、青岛、南京、广州、南昌、哈尔滨、烟台、常州、深圳、宁波、济南、苏州等城市均有分公司,在总部上海多个行政辖区亦有分支机构。

红歆财富一直对外宣称其总部在上海国金中心。5月9日,《华夏时报》记者先后来到国金中心一期和二期写字楼,询问前台和物业这家公司是否存在,均被告知没有这家公司在此办公,并说当天已有好几个人来此找这家公司。其后,记者又来到红歆财富浦东区世纪大道1168号东方金融广场B座的办公室,被前台告知该公司早在今年三四月份就搬走了;此后,记者再次来到其普陀区曹杨路450号绿地和创大厦的办公室,被一名在此工作了10年的物业管理人员告知,该公司曾于2015年至2017年在此办公,2017年后“人都跑了”。

在绿地和创大厦,另外一名物业管理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70多岁的奶奶曾经是红歆财富的客户。老人花费39万元买了红歆财富向其兜售的永柏资本一个债权抵押的理财产品,2017年到期时仅兑付7万元,剩下的已经拿不到了。老人联合其他投资人将红歆财富告上了法院,红歆财富该分支机构的两位“大佬”级的负责人卢拥民、徐天之在逃往北京时被上海公安机关抓获,后被判刑一年多。

永柏资本与红歆财富的联系可谓千丝万缕,一位曾经在永柏资本工作过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两者背后共同站着一位叫金赟的少壮派“神秘男人”,他既是永柏资本的实控人,也是红歆财富的出资者,作风低调,但对永柏和红歆享有绝对的控制权。不过记者试图查找此人相关信息,未果。

屏幕快照 2019-05-10 下午1.32.58.png

“红歆财富的产品通常是投资利率高、风险大的企业债权,市场流动性紧缺时风险便大规模暴露。2018年年底,其青岛分公司即被爆出欠薪两个月的消息;2019年2月和4月,红歆财富有2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中的案件涉及6496515元。此外,红歆财富今年还有5条合同纠纷。近两三年里,永柏资本的早期合伙人纷纷出走,如今已经只剩下马骏和钱旭东了。”上海一位资深私募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而值得关注的是,永柏资本旗下有两个私募基金管理人,分别为从事证券投资类私募的“上海永柏联投”和股权投资类私募的“湖北永柏联投”。在今年4月25日,上海永柏联投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为104.7万元。在此之前,上海永柏联投还有另外3则历史被执行人信息,其中最近的一则是在今年2月,执行标的为106万元。与此同时,红歆财富还深陷各种经济纠纷中。

前述私募业内人士指出,在众多投资者购买的永柏资本产品中,绝大多数为短期产品,从3个月到一年不等。然而,地产项目或者股权项目的投资周期一般都很长,回款也比较慢,短线的资金用于长期投资会存在巨大的流动性风险。这种“短钱长投”的操作,一旦信用崩塌、融不到新钱后,一个产品的兑付困难将会迅速蔓延至公司的整个融资体系。

“目前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永柏投资这家私募已经被上海公安介入调查,其中一些管理人也都被控制了。”这位私募人士分析。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